望了一眼四周笑着说道主公莫不是因连日赶路

分享到:
“杀杀杀!”众人也是群情激奋,怒吼了几声,以震士气,但是有忽然感到一阵眩晕,当然是肚子在闹了,则更让他们对抢劫越吉的粮食更加的着急,更加的有干劲,然而他却是不知,这亦是在贾诩算计之中,他们的一步一步,全都在贾诩的掌控之下,就好似贾诩自己在跟自己下棋,下一步怎么走,完全都是自己的决定。
 
    兵法云:善用兵者,以虚为实;善破敌者。以实为虚;利而诱之,乱而取之,方是上谋!贾诩便是依此算计马腾,他料定马腾军中缺粮之后,就已经乱了方寸,但是西凉军的勇猛,不可硬拼,而马腾无粮,岂会不知道饿着肚子的西凉军也不一定敌得过羌胡人,所以就一门心思要飞快的穿过此地攻打并州,只要夺取一座座城池,到时候粮食的危机也即可解除,到了汉人的地方,以马腾的武力,抢到粮草不难,但是若是刘和有了准备,过了黄河,还是坚壁清野怎么办?
 
    历史上多少的名将被粮草所困,就算是李林,也多次因为粮草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寸步难行,险些一败涂地,而马腾怎么会不知道粮草的作用,所以就算是黄河近在眼前,马腾也是决定补充粮草在先,攻打并州在后!
 
    贾诩要想诛灭马腾三万大军,又不能让羌胡损失太多,别看羌胡是以大军帮助刘和,但是胡人就是胡人,反水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这也就是为何司马懿首先动用的了黄巾军张白骑,但是迟迟没有动用羌胡的兵马,你让羌胡的人损失太多,就那些没有开化的胡人,目光短浅,不会看到损失过后得到了利益,定然会跟司马懿反目成仇,所以贾诩的作用,就是不让越吉跟西凉军硬拼,跟西凉军比,羌胡人可是敌伤八百,自损一千的局面,而且甚是比例还要比这个大,最开始越吉要跟司马懿硬来一仗,贾诩没有阻止,便是要让越吉见识一些,这样自己也就好办事了,结果越吉果然大败,知道自己不是西凉军的对手,结果贾诩要用其他的办法也就可以了,幸好胡人一直都是居无定所,坚壁清野这件事情十分好办,加上胡人还是出于奴隶社会,越吉这样的人物,贾诩说是让在马腾眼前的那些胡人迁徙,越吉可就是直接来个强拆,你说为啥越吉传递消息要比马腾行军要快,出了马腾的军队不熟悉地形,找不到羌胡人的藏匿地点外,还是忘记了,草原上一个很是有效的传递消息的工具--鹰!
 
    既然前期的铺垫都已经就绪,那么现在贾诩自然是要先将马腾引出,既然如此,用何物作为诱饵呢?不是粮食还能是什么?别说马腾不曾看破贾诩计谋,就算看破又如何?全军缺粮的情况之下,谁不是看到粮食就已经两眼冒绿光?而贾诩的心里更是要全歼西凉军,西凉军的战力太强了,不可留下,这也是贾诩一贯的计策,毫不留情,要杀,就要全杀,不留活口,甚是明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道理,毒士之名当然也是因此而来…………
 
    根据马玩从斥候嘴里得到的情报,马腾大军快速出发,而越接近斥候所说的位置,就竹简发现了一些羌胡军队的踪迹,这更让西凉军兴奋无比,粮食,粮食就在眼前啊,不久之后,马腾的大军终于找到了越吉藏着粮草的地方,一挥手止住身后大军,马腾勒住胯下坐骑,皱眉望着不远处的山谷,缓缓说道:“果然是一个藏匿的好地方!”随即扬鞭问道:“此乃何处?”
 
    众将对视一眼,其中乃有大将程银策马而出,抱拳说道:“启禀主公,根据抓到的胡人问出,此乃陷马谷!”
 
    “陷马谷?”马腾闻言,背后没来由地一凉,竟走出了一声冷汗,随即望着程银惊声问道:“何以呼之此名?”
 
    程银满脸疑惑。似乎有些不解马腾之意,抱拳犹豫说道:“听闻此处一个典故!”
 
    “哦?”马腾深深吸了口气,抚着下巴饶有兴致说道:“你且说来!”
 
    “诺!”程银抱拳应命,指着大军身后说道:“主公且看,此处地势平坦,可否是一极好的牧马之所?”
 
    马腾闻言转头。细细一看,点头说道:“唔,确实如此,那又如何?”
 
    “主公不知。此地乃在古时,便是放养战马之所!”程银颇为得意地望了一眼众将。凝声说道:“秦灭六国之后,天下乃平,当时秦国有百余万大军卸甲归田,十余万战马放养各处,随后,秦朝日渐昏败,高祖与那霸王项羽,起兵反秦。而后称霸天下,到达咸阳,占据这秦地,由于多年的征战,项羽麾下骑兵已经少之又少,是故四处猎捕野马充军,而此地由秦国放养的战马……唔……应当是野马,当即被其看重!然而这群野马之中却是有一匹马王,非但极为神骏,而且此处数万马匹皆从其号令,项羽心慕,引万余兵马猎捕,为期一个月。其中猎捕之事不下十余次,然而即便如此,却亦是捕获不到那匹神骏。随后,项羽亚父范增献谋,放火将此地四周野草谷物尽数点燃。唯独留下通往山谷那一处,马群一见火光。自是心慌一头窜入山谷。而范增随后将山谷两头堵住,于是乎,此处数万战马,皆为项羽所用!由此,此山谷便为世人称之为陷马谷!”
 
    “呼!”重重吐了口气,马腾心中释然,朗笑说道:“原来如此,如此转关啊,数万战马,然而我却是见不到,实乃可惜!”
 
    “嘿!”梁兴闻言,哂笑一声淡淡说道:“程将军所言的马匹乃是秦王放养之马,如今历时四百载,岂能有良马复存?主公若是欲见,当是要等我大汉平息战乱之后,效仿前秦,方可见到,只不过这时日嘛…………”
 
    “住嘴!”马腾低斥一声,狠狠瞪了梁兴一眼,沉声说道:“便是因为如今天下大乱。我等才要愈加自勉,诛却国贼。还我大汉一清平盛世!走,寻一处扎营,待将士饱食一顿之后,便将这陷马谷打下来,多了越吉的粮食!”
 
    众将对视一眼。对于马腾说的俱是有些不以为意,大汉朝?天子都被害了,何来大汉?群雄割据,各拼本事。天下间又有几路诸侯是真心为大汉…………
 
    望着马腾面色低沉独自前行,候选对众将摇摇头,随即大喝道:“走!”
 
    “大汉!大汉啊!”马腾喃喃的低估着,如今的大汉,上无天子,下无忠臣,如何还能说是大汉啊,赵王刘和,楚王刘表,还有那窝在益州的刘璋,刘氏之皇族还有几何啊?如今中原混战,孙权,刘表,李林,刘和,都想这图霸中原,为了是什么,难道真的是为了大汉?哼!胡扯!就算是自己,都不敢说什么忠君爱国如此冠冕堂皇的话,当年跟董承合作,突袭许田,为了诛杀曹操,最后险些被害,但是如今曹操已死,这天下真就太平了吗?不!是也来越乱了,越来越让马腾迷失了…………
 
    正想着,马腾心中没来由地一颤,目露惊疑之色环视四周…………
 
    “主公?”帐下大将
    “啊?”马玩为之愕然,望了一眼四周笑着说道:“主公莫不是因连日赶路,心神疲惫所致?”
 
    “不不不!”马腾摇摇头,惊疑不定说道:“非是疲惫、非是疲惫,我方才回想起来,此谷名为陷马谷,实于我不利,难道是上天示警于我?”
 
    “主公!你这是迷信啊!”
 
    “去去去!以后别老上居委会听课去!”

欢迎转载668彩票网-668彩票网官网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668彩票网-668彩票网官网登录 » 望了一眼四周笑着说道主公莫不是因连日赶路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