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亩三分地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马腾的大军不

分享到:
“这…………”袁尚听这话都是一愣,你以为你是谁,眼前可是几万黄巾军,你以为你是何人,八百骑兵,就想和几万黄巾军相对吗?就算是袁尚听说过的最为厉害的李林麾下血杀营,恐怕也不会轻易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你马超竟然这样的轻松的对自己说这样的话,难道你就还真的不怕死吗?
 
    袁尚立即解释道:“孟起,这张白骑乃是张角之徒深的张角真传,那黄巾力士更是十分勇猛,孟起切莫冲动啊,这些黄巾军跟以前的黄巾不同…………
 
    袁尚知道,这马超肯定是吧张白骑的大军当做以前那些就是拿起武器的农民组成的黄巾军了,那皇甫嵩带领几千人马就可以击退护腕黄巾军到时真的,但是这张白骑在弘农打得杜预毫无还手之力,定然不一般,几日便拿下弘农,函谷关击杀郝昭,别的人不知道,但是郝昭的本事袁尚可是知道的,郝昭竟然带领大军直接被黄巾军围杀在了函谷关,也可见处黄巾军的战力了,所以许攸很早就断定,这张白骑不是什么善茬,一直在嘱咐袁尚不可轻敌,不过现在袁尚倒是不情敌了,倒是这来了一个锦马超,不仅不把袁尚的大军放在眼里,更是不把几万的黄巾军放在眼里,这该如何是好…………
 
    “哼!”马超冷哼一声,没好气道:“当年我就是带着我这八百狼骑营,横扫西域三十六族胡人,没有一人伤亡,就这黄巾军,凭什么拦得住我,前几日某已经领教过他们的战力了,哼!一塌糊涂,根本不堪一击,今日,某就要直接击破黄巾军,免得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孟起!”袁尚还是好心的赶紧劝解道:“切莫冲动,不可轻敌啊!”
 
    “哼!你还是赶快关门吧!”都不再理睬袁尚的劝阻,马超直接就奔着关下走去,便走还边说道:“也不用你上,你在后面观战即可!”
 
    “你!”袁尚气恼的指着马超,都说不出话来,“愚子!愚子!如何可大用!你以为这黄巾军跟你击败那三十六个小胡人部落一般吧!”
 
    马超一走,而许攸则是气喘吁吁而来,毕竟关内的不少事物还需要他处理,听到黄巾军杀来了,立即冲上了潼关,对袁尚道:“主公,黄巾军!今日复来,可是来者不善,定然是有所准备…………”
 
    “嘿!”袁尚都没等许攸说完,便道:“某岂会不知,但是那马孟起可是毫不畏惧,还要带领他那八百骑兵生前挑战呢!”
 
    “什么!”许攸惊叫一声,立即说道:“万万不可,快快让孟起将军回来!”
 
    这时候一旁的士兵一惊对许攸和袁尚喊道:“主公,军师,马超将军已经带领兵马出关了!”
 
    “啊!”二人同时一惊,立即探头下去,果然,潼关的大门已经在马超的威逼之下,缓缓打开,马超带领八百骑兵出关,在关下排好队伍,等着要和黄巾决一死战呢,那可是几万黄巾军…………
 
    “孟起将军!快快进关啊!”许攸则是大喊一声先要试图劝解马超回来,当然是啥用没有了,马超根本不为所动,一回头看着许攸的,马超笑道:“呵呵,子远先生啊,你看你,怎么才来了,这大敌当前,可不能睡懒觉啊,不过先生放心,就看着某打破黄巾军吧!”说完便就不再理睬许攸,策马而来,等待黄巾军的接近。
 
    “你…………”许攸也是一阵无语,你妈,起来最晚的就是你,你竟然还说我,但是也不能做事马超处于危险之中吧,本来还想接着劝阻马超,袁尚一把将许攸拉过俩,对许攸摆摆手,眯着眼睛摇摇头,说道:“先生,这个马儿冥顽不灵,高傲的很,你是劝阻不了的!”
 
    “嘿!”许攸倒是露出了跟刚才袁尚如出一辙的表情,自己就算是有多少的智谋,也拉不回来这么一个糊涂小子。
 
    许攸立即小声对袁尚道:“主公,立即准备随时撤离潼关!”
 
    “哦?”袁尚一惊,虽然马超这般的胡闹,但是也不代表这一场大战,自己就会败在黄巾军的手里吧,这许攸怎么还让自己准备随时撤退呢?袁尚疑惑道:“子远先生,这是何意?”
 
    许攸赶紧道:“主公,友若已经来报,那马腾虽然带领三万西凉精锐进了雍州,而后又是派遣马超令八百狼骑营快马前来,但是那马腾的大军确实忽然转道,出了雍州,进了羌胡的地界!”
 
    “啊?”袁尚惊叫一声,道:“这……这是何意?”
 
    要知道,没有了马腾的支援,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若是黄巾军接连强攻,就算是有那马超又能够怎么样,何况张白骑,身后,还有那刘和呢,张燕的八万并州兵还在攻打武关,有钟繇拖着,但是估计钟繇那边还不如自己呢,不时撤回南阳,这也是袁尚知道自己要快速到达潼关守住这里的原因,曹军八成是要放弃自己了,所以袁尚还有什么可说的,赶紧将这关中之地占领下来为妙,加上马腾之力,两家联合,不说击败刘和,但是守住这一亩三分地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马腾的大军不来了,自己如何守得住,要是武关打下来,并州军又到了潼关那就是十几万的大军,自己恐怕就到了死期了…………
 
    “主公!”许攸幽幽说道:“难道主公还看不出来吗?这马超来支援,只是一个幌子,那马腾根本就没有想过带领大军支援主公,而是要直接攻打刘和的司隶,并州,趁着刘和大军在南,占领刘和北方土地!这才是马腾的心计啊!主公!”
 
    “马腾!”袁尚恶狠狠的低吼一声,若不是马超就在管辖,怕他听到,袁尚定然大骂出来。
 
    许攸赶紧说道:“所以若是这黄巾军攻势太强,主公切莫在菏泽潼关等死,一定要后撤,退守,若是那马腾有本事,扰乱了刘和的后方,刘和大军一退,这关中照样是主公的!”
 
    “诶!”袁尚叹息一声,点点头,道:“好吧”一回头,对审荣道:“你!去准备一下!”
 
    “诺!”审荣点点头,立即跑下到这潼关之下,竟然还有兵马出关伫立在关前,这可是把张白骑众人下了一条,没想到敌军竟然还敢出来挑战,张白骑立即对彭脱道:“这,可是敌军要跟我们斗兵?”
 
    斗兵,跟斗将相同,就是两方派出等同数量的士兵,当然都是己方的精锐,而互相厮杀,看的就是哪放能胜,但是像这样情形的死战,到时很少会出现,黄巾军很是纳闷,而马超则是对于接近的几万黄巾毫无所谓,在马上还摆着poss。
 
    彭脱摇摇头,随即有猛然大惊,指着马超便喊道道:“主公,那个人不就是前几日毁坏我方井阑,杀我二将的那个人吗?”马超那一战表现出来的勇猛,也是让黄巾军记忆犹新,所以彭脱立即就认出来了马超的样子,也是,马超的盔甲最为精美,长相又是很是潇洒帅气,当然一眼就被认出。

欢迎转载668彩票网-668彩票网官网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668彩票网-668彩票网官网登录 » 一亩三分地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马腾的大军不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