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父亲代领的可是我三万西凉军精锐

分享到:
望着谷内马腾等人,已经不是那些为了逃命的没头苍蝇,而是有弓箭的举起弓箭,有长枪的举起长枪竟然不惧已经快要烧到眉毛的火焰,嫣然就是要跟石壁上的羌胡人对峙一般,越吉心中和甚是惊讶,举起右手,重重落下,口中喝道:“杀!”
 
    “哈!”不论是石壁上的羌胡人,还是火海中的西凉军,都是怒吼了一声,开始上下对着攻击。
 
    马腾弯弓搭箭,箭矢飞速射出,然而就在箭矢出去的同时,忽听一阵风啸之声,也有一支箭支急速射来,目标正是马腾,而这发出箭矢之人,正是越吉,马腾下意识举手抵挡,然而等了片刻,却是不曾有利箭透体,疑惑间抬头一望,却见面前程银满口鲜血,艰难对自己说道:“主公,此乃末将探查不明,当是要…………当是要予以重责,末将心惧主公军中…………责罚,故而先行一步……告罪……告…………”
 
    “砰!”一具瘫软的尸体,在马腾的面前缓缓倒下,马腾双目湿润,悲呛说道:“兄弟且等为兄一等,我不时便到矣!”
 
    “西凉猛虎!天下无敌!西凉猛虎,天下无敌!”
 
    马腾忽然好喝几声,愤怒的捡起地上的长枪,向崖壁上投掷,一旁的西凉军众将士,皆是纷纷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丝力气,跟随这马腾嘶吼着,嚎叫这,就连崖壁上的羌胡军队,也为之震颤,无不动容,这一刻,西凉军的吼叫声响彻陷马谷,击打在了这岩壁之上每个人的心脏…………
 
    过了好一阵,战争结束了,火海已经不断扩大,陷马谷中已经再也没哟听到西凉军的嚎叫,不过每个人的耳朵之中都仿佛还有那一声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声,就算是下面已经满是大火,就算下面已经都是一具一具烧焦的尸体,羌胡人还在盲目的放着箭矢…………
 
    而贾诩呢,已经不再看着山谷中的火海,仰面朝天,看着天上的星星,今天的夜空没有月亮,而现在是什么日子,是月牙,是月圆,是月缺,贾诩已经不得而知了,心中更是不会像这些东西,贾诩自顾自的小声嘀咕着,道:“哼!并非是我错,而是这天下之错!就算最后某遭受报应,不得好死,但是这一刻,我亦要活着!穷则谋已独善其身,达则谋主共图天下,万万不曾想到,我贾文和也会有这样的时候!这种感觉…………很好…………”
 
    只见身边的士兵听到贾诩话很是奇怪,看着贾诩的样子,怎么有些魔怔,不过也是,能够有这样狠毒的计策,烧杀了三万人的人,有怎么会是正常人呢?士兵有些试探的说了一句道:“贾先生?贾先生,可是有事?”
 
    “唔?”贾诩回过神来,转身瞥了一眼谷道,火势已经慢慢消退,而岩壁上的士兵,正在仔细的看着下面,还有没有活口,现在山谷的火海虽然消退,但是温度依然不低,谁敢下去,要是发现还有哀嚎的活口,羌胡人也会很人道的用弓箭送他一个痛快,贾诩凝神看了一会,对身后的张绣淡淡说道:“都清点完了?”
 
    “是的!”张绣微微一抱拳,点点头犹豫说道:“共计三万余人,无一存活,尽数死于此谷!”
 
    “哦!”贾诩面如止水,波澜不惊,好似这三万人就跟三万只蚂蚁一样,对贾诩毫无任何的影响,望着谷道平淡问道:“那马腾死了么?”
 
    张绣听了贾诩的话,下意识的舔舔嘴唇,观贾诩说话的语气,好似死的并不是西凉刺史与他麾下足足三万兵马一般,丝毫不觉得他有些异样,缓缓说道:“马腾与其部下将领,已经统统化为焦尸!”
 
    “好!”贾诩应了一声,转身说道:“等到一切就绪,将此些尸体就地掩埋,越吉呢?”
 
    张绣一听,往四周看看,道:“来了!”
 
    只见越吉一脸的清爽,大踏步的走了过来,也不怕在这陡峭的岩壁之上一下栽下去,大笑道:“哈哈!文和先生啊,真是妙计!就这么一夜之间,那马腾的三万大军,三万大军啊!都死啦!真是痛快!痛快!”
 
    贾诩点点头,道:“好了,元帅,如今马腾事已毕,我们还是赶紧跟徽里古大王复明去吧,恐怕下一步,就需要大元帅做做工作,让大王领十万大军南下,压迫关中了!”
 
    越吉摆摆手,道:“呵呵,那都不是事,就是可惜了,我的那些牛羊,还有这一万西凉兵的战马啦!啧啧…………”说着,越吉很是惋惜的看着这满是焦尸的陷马谷,而他惋惜的却不是人命,而是那几万只畜生…………
 
    贾诩幽幽说道:“这陷马谷,今夜之后才是名符其实的陷马谷了!”
 
    越吉笑道:“呵呵,我都没想到,文和先生还能把这个无名的山谷编造出一个这么有趣的故事!”
 
    原来,马腾知道的什么项羽在这山谷中围堵捕捉战马的事情,都是贾诩编造出来的,可能管这里叫陷马谷,也是贾诩的另一面,不忍的一面漏了出来,冥冥之中,让马腾觉得这是上天的示警,可惜了,在巨大的贪婪之下,这简简单单的一个传说和山谷的名字,还是阻止不了马腾的到来…………
 
    而就在南方数百里开外的潼关,已经熟睡的的马超忽然惊醒,不停的喘着粗气,真好路过门口的巡逻兵一惊,走到马超房间的门口,道:“孟起将军!可是有什么事情!”
 
    “呼呼…………”马超传了几口粗气,恢复了平常的表情,很是蛮横的说道:“没事!”
 
    门口的巡逻兵一听,马超还是这个鸟样,定然是没啥事,点点头,便漫步离开了,而他们谁也没有看到,天上有很多颗流星滑落…………
 
    第二天,马超照常起来,盔甲穿戴整齐,一出门,自己的堂弟,马岱正站在门口,马超缓步而出,麻袋上前帮助马超整理一下衣冠,马超长相英俊,而对于自己的衣冠也是十分在意的,就算是佩带的盔甲,只要不是恶战的时候,也是要每日派人擦洗,保持光洁亮丽,不能落了自己锦马超的名字。
 
    马岱,这个历史上蜀汉的良将,如今还是一个奶奶不及弱冠的小将,马家一家骁勇,所以每个马家子孙,大概在十五六岁就会跟着马腾一同作战,最小的马铁,今年也不过十八岁,而马岱虽然不是马腾的亲生儿子,但是马腾也是对其极为紧密,而从小马岱就非常崇拜这个带上自己几岁的大哥,马超,其他的马家子孙又何尝不是呢,只是马岱一直都是马超的跟屁虫,所以一直跟随马超都奔西走,火来也是加入了马超为首的狼骑营,如今,及时马超的堂弟,也是马超的亲卫。
 
    “父亲那边还是没有消息?”马超站在原地,很是习惯的受这马岱给自己的搭理,一边说道。
 
    马岱手上动作熟练,也是一边说道:“嗯!自从伯父出了雍州的地界之后,便已经没了消息,估计也是因为羌胡那边消息闭塞,传不过来。”
 
    “嗯!”马超点点头,对于没有自己父亲的消息,马超可是一点都不以为然,废话,自己父亲代领的可是我三万西凉军精锐,如何会败,就算是羌胡全军出动,马超都敢担保自己的父亲会杀个七进七出,怎么会担心呢?
 
    缓步出了门,马岱在后面跟着,马超直接到了关上,因为起来晚,再加上穿戴整齐之后,时候已经正午,马超才缓步的上了潼关的关墙,早就在关上的袁尚,看到了马超的身影,自然是愤怒无比,这马超,难道来到自己这里就是当大爷的吗?但是自己又能够说啥,毕竟是有求于人家,人家的本事也在那里呢!
 
    袁尚看到马超上来,拱拱手,道:“孟起将军,睡得可好?”
 
    袁尚的语气里面明显有讽刺的意思,但是这马超为人高傲,蛮横无礼,就是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又时候还很缺,直性子,所以还真就没听出来袁尚的意思,淡淡一笑,道:“呵呵,还可心说,你是没啥压力了,每天带着麾下的兵马睡着大觉,但是潼关是我的,如何敢怠慢,这么多天的紧密防守,麾下的士兵怎么会有精神,幸好这几天张白骑因为一场打败,没了脾气,没有再来猛攻,不然的话可比你眼前的样子要惨烈得多了。
 
    但是袁尚还是一笑,假装不好意思的说道:“某麾下的士兵,哪有孟起麾下的西凉健儿那般的精神饱满啊!还真让孟起见笑了,见笑了!”
 
    “哼!”马超不削的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了远处,不一会,忽然目光一紧,骤然说道:“赶快备战!黄巾军来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 嚣张马儿
 
    “哦?”一听马超的话,袁尚当然是猛然一惊,立即回头一看,果然,远处,已经有密密麻麻的军队出现在了地平线上,而中间立着一杆大旗,黄色底子,上书天下大吉,不是那黄巾军的大旗还是什么。
 
    袁尚立即吼了一声,道:“赶快!备战!”
 
    一声令下,城头立即行动起来,其实袁军早就是时刻准备着,只不过是临战之前,更是要检查一遍,以保万无一失。
 
    马超不削的一笑,回头对马岱道:“命令兄弟们上马!”
 
    “诺!”马岱拱手答应一声,随即跑下了关上,而马超呢,真是用很轻视的眼光,扫视了一样紧张的援军,随即对袁尚道:“今日不需要你们了,显甫的大军在此压阵,看我击破黄巾军兵阵,显甫领大军而出即可!”

欢迎转载668彩票网-668彩票网官网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668彩票网-668彩票网官网登录 » 自己父亲代领的可是我三万西凉军精锐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